但是这两点其实都不容易。第一,对普通股民来说,IPO供求关系的理论简单易懂,因此在很多人心中IPO就是大盘下跌的理由,从而间接导致了自身的亏损。相关质疑在2017年5月经济学家韩志国对刘士余的公开批评中更是达到了高潮。第二,严格的IPO审核让许多没有过审的企业和辅导券商颇有微词。但是面对普通股民、部分经济学家、拟上市公司和辅导券商的压力,刘士余亦顶住压力,坚持新股发行常态化和严格的IPO审核。

证监会全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,监督更在管理之前。监督本就是题中应有之义,但是刘士余之前,并未有哪任证监会主席把监督和监管打造成自己任内最重要的标签。与国外成熟资本市场相对单一的功能不同,在不同的历史时期,中国的股市总是被赋予不同的使命。诞生之初,中国的资本市场的使命是“为国企脱困”,鉴于这样的定位,直到今天,国企及其控股资本都在市场中占据重要位置。而数十年的发展,市场里诞生出无数的利益体,其中利益关系盘根错节。